【关注】弟弟培训微整形、姐姐卖“美白针”,大半年赚了近千万,结果被警察抓了!

中国警察网 2019-10-26 15:46:28



中国警察网讯 记者许政、通讯员杨维斌报道:近日,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通过打掉的一个“地下美容院”,循线追踪,找到了销售三无美容药品的上家,并由此发现,该上家不仅提供假药,还专门做微整形培训,学员遍布全国各地。

日前,南京警方将这个已经形成产业链的“地下美容窝点”端掉,查缴价值数百万元的假美容药品。而靠着卖假药做培训,经营该窝点的一对姐弟大半年时间便赚了近千万元。

微信照片暴露“地下美容窝点”

今年7月,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后宰门派出所打掉了一个“地下美容院”。由于嫌疑人王某是通过微信、微博对外宣传并联系客户做美容,办案民警便对其手机内数据进行梳理。在此过程中,民警发现,王某的微信好友中有个人在销售一种美容针剂。警方怀疑王某的这个微信好友销售的同样是三无产品,于是对其进一步调查。

打开此人的微信相册,民警真是“大开眼界”。此人几乎每天都会发送大量关于美容的信息,除了自己销售的假美容药品外,还有一些给人做美容的视频,以及招收学员进行培训的广告。“从内容上来看,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此人绝对不是小打小闹,而是将美容做成了一个产业,从培训到销售一条龙。”办案民警周桂华说。

为了查证其微信内容的真实性,民警一方面调查此微信号主人的真实身份,一方面寻找其给人做美容的地点。在对其微信中海量的照片进行梳理时,民警发现了一张其在自己家中拍的照片:透过其家的窗户,能看到街景。“这个景比较特别,外面有非常粗大的管道。”周桂华说,与此同时,他们查到该微信主人身份为外地人陈某芳,曾在南京市科巷附近活动。

于是,派出所立即派出警力,在科巷附近寻找和陈某芳所拍照片相符的街景,以此确定其住处。很快,民警便发现,陈某芳所住的地点就在三条巷的一处公寓中。经过多日蹲点守候,警方发现这里不仅是陈某芳的住处,也是其囤积假美容药品的一处窝点,而另一处地点则在长江路附近。“从侦查情况看,陈某芳确实在销售假美容药品,而且出货量很大,一般都是100件货起售。”周桂华说。

三个窝点缴获数百万元假美容药品

10月24日,玄武分局食药环大队会同后宰门派出所联手组织警力,并请来南京市食药监局对陈某芳的两个窝点进行查处。当民警在陈某芳所住公寓对陈某芳进行抓捕时,陈某芳的男友突然来了。在其身上,民警发现了两张送货单,而其中一张明确写着珠江路的一个地址。难道那里也是陈某芳的仓库?民警立即赶到珠江路的地址,发现这里是一个小区地下室,为陈某芳所租用,20多平方米的面积中,堆满了各种美容面膜、药品。

经南京市食药监局专家鉴定,这些美容面膜、药品绝大部分都是三无产品,属于假药。按照陈某芳的进货价格估算,约有数百万元。“如果按照市场价来算,则要乘以十,也就是数千万元。”周桂华说。

另一路在长江路抓捕的民警则发现,这个窝点是一个美容工作室,此时只有一名女子在此处。经查,该美容工作室是陈某芳的弟弟陈某建开设的,此次被抓的女子为陈某建的女友。另外,陈某建还有一个助理小月,因出去旅游,所以不在工作室内。数天后,警方在机场将旅游归来的小月抓获。随后,民警又将听闻风声潜逃的陈某建抓获。

在工作室内,民警发现了大量假美容药品,而陈某建便是用这些药品为自己的顾客做微整形。

弟弟培训微整形姐姐卖“药”

经过审查,陈某芳姐弟交代了自己的作案经过。陈某建前些年在正规的整形美容医院中干过,发现做微整形有利可图后,便出来单干。通过网购、海外代购等获取假美容药品进货渠道后,陈某建便经营起了自己的工作室,专门给人做微整形。与此同时,陈某建也开设一些培训班,培训学员做微整形。

据陈某建交代,其开设的培训班差不多每月搞一次,一次为期6天,十多个学员,收费8000至10000元不等。随着生意越做越大,2014年底,陈某建把老家的姐姐陈某芳带到了南京,将假美容药品销售全权交给她,自己则专心做培训和微整形。

陈某芳很勤快,动用自己所有的手段推销假美容药品,很快生意做得比弟弟还要大。“她的客户遍布全国各地,而且每次出货量都非常大,用她自己的话说,少于100件货是不做的。”周桂华说,警方查获了陈某芳和陈某建的相关账本,发现他们每个月的流水都要两三百万元。大半年时间里,他们就赚了近千万元,在南京买房置业。

陈某建的学员数量也十分庞大。“在一本花名册上,我们找到了400多人,但实际数量远不止这些。”周桂华说,“对于学员,在陈某芳处购买假美容药品有优惠。”办案民警介绍,陈某建正常给人做微整形,药品价格为成本价上加价1000元左右,而“学员价”则只加价200元,还有朋友介绍的“友情价”则加价600元。

目前,陈某建、陈某芳等人因涉嫌销售假药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警方在此提醒广大市民,做整形美容最好还是去正规医院,一些美容工作室使用的药品大多为三无产品,风险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