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 | 美容院美容项目造成损害的若干问题

华政研究生法律援助中心 2020-03-06 21:44:27

内容摘要

       消费者在美容院接受美容服务,因此造成了角质层损伤等人身损害,花费医疗费4万余元,遂要求美容院赔偿。美容院认为,消费者不能证明受到的损伤与自己的服务有因果关系,且主张的医疗费过高,因此拒绝赔偿。双方产生纠纷。

关键词

      美容服务  人身损害  举证责任

基本案情

消费者在某家美容院办理了美容会员卡,进行了“灌肠美容”“磨皮”等项目。在三个月内接受了十余次灌肠和数次磨皮,并出现了导致食欲不振、不能正常排便、肛门红肿疼痛,面部皮肤角质层受损、红肿敏感等症状。在出现这些症状初期,消费者并未联想到症状是由灌肠磨皮引起,遂四处就医。在之后的3个月中,各项检查和中、西医治疗共花费医疗费4万余元,然而并无疗效。多日后,消费者意识到是美容项目造成了损害,遂与美容院产生纠纷。

美容院不承认损害结果是由其服务造成的,并认为就其症状而言,医疗费过于高昂,因此拒绝赔偿。而消费者的代理人主张,医疗费全部都有正规医院的发票和病历,属于因损害产生的合理医疗费,应当赔偿;灌肠属于医疗行为,美容院涉嫌非法行医罪,损害和医疗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举证责任应当倒置,由商家举证证明不存在因果关系。

争议焦点

1. 灌肠美容是否属于医疗行为?美容院未取得资质进行灌肠项目是否属于非法行医行为?

2. 

3. 受害人频繁就医造成了过高的医疗费,侵权人是否应当全部赔偿?

案情处理依据及结论

一、关于美容院灌肠行为的定性

       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中医药条例》规定,灌肠、推拿、按摩、刮痧拔罐等均属于医疗行为。,非法行医罪要求情节严重。造成被害人器官一般功能丧失及以上的损害后果,或者经过两次行政处罚后仍进行非法行医的,才构成情节严重。本案中灌肠美容情节轻微,不构成非法行医罪。此外,美容院虽未取得医疗机构资质,但并非是以治疗的名义提供灌肠服务,而是以保健的名义提供灌肠服务,因此其行为也不属于非法行医行为,仅属于一般的保健行为。


二、关于本案例的举证责任

       ,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应当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医疗机构举证证明不存在因果关系。但此处所称的医疗机构,是依法取得医疗机构资质的机构,非法行医的机构不属于医疗机构,不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定。本次纠纷属于一般民事侵权行为,应当由被侵权人证明因果关系。这也是目前实践中对非法行医行为造成损害因果关系认定的一般做法。

  参考判例:《魏修全非法行医一案二审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案例中被告人魏某某已构成非法行医罪,,其实施的诊疗行为属于非法行医而不属于医疗行为,因此,,被害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承担举证责任。笔者推断,此规定是考虑到非法行医者不具备医疗机构的专业能力,若被侵权人不配合,侵权人并没有能力独立证明因果关系不存在。 故由被侵权人进行鉴定来证明因果关系,比举证责任倒置更有利于查清事实。


三、关于本案例医疗费用

      ,如果赔偿义务人认为受害人支出的医疗费属于保健费用、重复检查或者过度医疗,可以通过举证证明受害人提交的医疗费用凭证与治疗所受损害不具有关联性或不具有必要性免除赔偿义务。

建言献策

本案中,消费者是办理了会员卡进行消费,存在消费记录,并且存留了完整的病历资料和损伤照片,证据比较充分。,证明自己受到的损害与美容院的服务之间有因果关系。

要证明因果关系,消费者应当联系美容院,共同去有资质的医院等机构申请鉴定。然而这在本案中存在困难。因为本案时间跨度较长,发生损害之后就医、调解等环节已经消耗了三个多月时间,大部分损伤已经愈合;此外,较轻的医疗损害的因果关系鉴定在实践中本身也是非常困难的。因此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1.一方面,向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进行投诉,让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出面,陈述利弊,协调促成调解;另一方面,由于该美容院为加盟店,消费者可以向其总部反应,让其总部出面施加压力,促使侵权美容院有意愿尽快解决此事,尽量通过调解获得赔偿。

2.若要起诉,消费者可以联系医院,询问是否能够通过之前保留的病历、损伤照片等资料进行鉴定。虽然本案证明因果关系确有困难,但若纠纷无法解决,仍可起诉。原因如下:

      首先,民事诉讼中,举证责任的分配除了法律规定,还应当考虑双方的举证能力。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在保存证据上所能做的最大努力,便是保留好消费凭证和医院的就诊记录,而本案中的消费者已经做到了这种努力。要求患者有病不治、先去鉴定,对消费者是过高的要求;其次,虽然不能严谨的从逻辑上论证因果关系,形成环环相扣的证据链,但是民事诉讼中的证明程度并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只需达到高度可能性即可。本案若能用病历和照片进行鉴定,加上消费记录,证据的证明力已经相当可观。综上,,合理判决。

相关法律法规

1.《关于审理非法行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 造成就诊人轻度残疾、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

(二) 造成甲类传染病传播、流行或者有传播、流行危险的;

(三) 使用假药、劣药或不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卫生材料、医疗器械,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

(四) 非法行医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以后,再次非法行医的;

(五) 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2.:“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

3.:“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4.:“在法律没有具体规定,依本规定及其他司法解释无法确定举证责任承担时,,综合当事人举证能力等因素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

作者简介

马若飞  华东政法大学2017级法律硕士研究生,华政研究生法援财产纠纷咨询部志愿者。

座右铭:。


小编:周鹏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