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破获美容行业特大销售假药案 涉案金额1.5亿元

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 2018-12-05 17:30:43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

(湖州警方在吉林延边仓库扣押的涉案假药)

  朋友圈的微商形形色色,想必大家看到最多的,无外乎服装箱包、海外代购以及塑身减肥和微整形。


  不难发现,微商选择的经营范围,主要是年轻人最热衷的领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于是好看的衣服、苗条的身材以及对自己不满意部位的微整,成了人们愿意花钱消费的内容。


  如果衣服鞋子包包买到了假货,或许不会对身体有着很大的伤害,可是朋友圈中形形色色的减肥塑身和微整形,真的安全可靠吗?要是买到假的减肥瘦身药,甚至往脸上注射不安全的玻尿酸、肉毒杆菌,这个后果,就远比买到假包包严重得多。


  近日,湖州安吉警方就破获了一起由公安部督办的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件,捣毁制售假药窝点9个,现场扣押各类肉毒素3828盒、各类玻尿酸40771盒、纤维王等减肥药5253粒,涉案金额1.5亿元。


  截止目前,警方已抓获童某、范某等在内的12名犯罪嫌疑人,另有1人正在上网追逃。整个抓捕行动从今年1月5日开始,警方足迹遍布浙江湖州、江苏盐城、安徽合肥、江西横峰县、吉林延边和湖南长沙等地。

朋友圈美容“励志贴”背后藏着什么

  去年,安吉县12345阳光热线,频频接到群众举报电话:有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做微整形广告,招揽顾客,其使用药品很可能是假药。


  “翻阅这些消息,里面有不少帮人打针的视频,还有打针后的前后对比图。”民警表示,鉴于2016年安吉曾也曾出现过2名女子因在美容店注射过量肉毒素,引发全身中毒被送往杭州抢救的前例,得到这一线索后,湖州警方高度重视,迅速展开调查。


  通过前期对美容行业的排摸和信息监控,今年元旦前夕,安吉警方盯上了隐藏于某高档居民区内的安吉茗媛美容馆。今年1月5日,安吉警方联合该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对“茗媛”开展了突击联合执法检查。


  执法人员发现,该店在未取得医疗机构资质和医师资质的情况下,违法给顾客注射肉毒素和玻尿酸,现场查获“MEDITOXIN”肉毒素1盒和“Neuramis”玻尿酸5支,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翁某。


  经初步认定,查获的肉毒素按假药论处、玻尿酸系无证医疗器械。


  据犯罪嫌疑人翁某交代,茗媛美容馆是其与童某、周某合伙经营,翁某与周某负责招引生意,并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一些美容针产品。如果有顾客需要,两人就会联系犯罪嫌疑人童某进行注射。


  在对犯罪嫌疑人童某等人的审问中,警方顺利查到其微商上线:江苏盐城的犯罪嫌疑人孙某。根据已有线索顺藤摸瓜,民警又在安徽合肥锁定了孙某的上线范某,随后,范某的上线林某等人在吉林延边被抓。这起公安部2018“打假厉剑”行动第一批督办的特大销售假药案件初步告破。

假药销售遍布全国30余个省市

警方险些与嫌犯擦肩而过

  “大家伙!”这是安吉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长陈东对安徽合肥犯罪嫌疑人范某(女)、小元(化名)、陈某三人的称呼。3月上旬,湖州警方和合肥当地警方联动,进行抓捕行动。


  在这次跨省抓捕现场查获的假药量,是陈东从警以来看到的最夸张的一次,“在他们的仓库里查到132箱部分含有肉毒素、玻尿酸的假药产品,包括大批的快递单,涉及全国30余个省市,涉案1200多万元。”


  虽然最后结果让人大快人心,但在抓捕中,警方却险些与嫌犯擦肩而过。


  为了保险起见,犯罪嫌疑人范某等人将售卖假药的仓库设在了合肥某高层单身公寓内,其一楼装有门禁系统。三人中,陈某负责收货、打包和寄送,范某和小元则负责联系客人,每天下午6点多,三人便会准时到附近饭店吃饭。


  摸清了犯罪嫌疑人范某等人日常活动轨迹、具体落脚点等基本情况后,湖州公安决定在三人一同去吃饭的路上进行收网。


  然而,抓捕当天却生出了意外。


  民警看到范某和小元下了楼,负责打包的陈某却迟迟不见踪影。陈东等人当即决定,先对范某和小元进行抓捕,再去仓库将陈某拿下。


(嫌疑人范某被抓获)


  “我们坐电梯去到仓库,强行破门失败后,透过门上的猫眼发现里面并没有灯光,我的直觉就是要么逃跑了,要么躲起来了。”陈东立即打电话给守在楼下的民警,谨防陈某逃跑。


  接到电话没多久,陈某便出现在楼下,正在货车旁值守的民警,一股脑儿地上前将其死死地按倒在地。


  “公寓里有三四部电梯,我们去仓库时,可能就是因为没有与嫌疑人乘坐同一部电梯,和他擦肩而过。”陈东说。

打针的人没有资质

所谓的美容针简直暴利

  事后,据范某交代,如今越来越多人,特别是女性认同“美容针”,都希望付出最小的代价来换取美丽,但手术在大医院不仅预约的人多,而且价格昂贵,这让她看到了商机。


  “与我们联系的下线客户有三千多个,每天至少有30多箱货发往全国各地。”范某透露,自己也常常提心吊胆,知道迟早会有部门来查,但是面对暴利,她还是收不住手。


  大数据背后是大暴利。


  “安吉被查掉的茗媛美容院,以300元购入一支肉毒素,1500元的价格卖出,价格翻了5倍,而负责注射的人,没有任何行医资质,仅仅是在上海自费一万元,参加过一个短期培训班。”陈东说。


  茗媛美容馆的三名嫌疑人都是30岁不到的年轻女子,互相都是要好的小姐妹,三人当中,翁某用过这批假药当中的肉毒素,没有出现明显的不良反应。


  “有顾客发现产品有问题后,会跟我们理论,这种情况下,我们通常会马上给他们退款或者进行赔偿,顾客拿到钱后,往往会息事宁人。”翁某说。


  这三人又是如何与上家建立联系渠道的呢?


  办案民警表示,这些做美容和微整形的人,都有自己的一个圈子,三人当中童某主要负责货源,是在朋友圈中认识了上家,然后固定从上家拿货。

外包装二维码能扫出产品介绍和价格

有受害者出现全身中毒的情况

  在安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处仓库里,堆放着大半个仓库的假冒伪劣药品,而这仅仅还只是追查到假冒伪劣药品中的一部分。钱报记者注意到,在冒牌货美容针的外包装上,都印有规范的条形码和二维码。更具有迷惑性的是,当用手机扫上面的二维码时,会显示出产品的正规介绍和价格。


(工作人员正在检查被查获的假药)


  “这一点非常具有混淆性,不少消费者觉得外包装上有二维码肯定是能查到的正品。”安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大队副大队长董军介绍说,“事实上,这些药品本身都没有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国药准字,安全性根本得不到保证,其风险也可能是致命的。”


  办案民警告诉钱报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他们也接触到了部分受害人,这些受害人在使用了这些假冒美容药后,有的也出现皮肤过敏,肿胀,肌肉萎缩,甚至全身中毒的现象。


  由于这些伪劣仿冒产品查获的量实在太大,公安部门无法简单地对其自行销毁,目前正在联系一些有资质的部门,通过科学的方式,对这些假冒美容药品进行化学销毁。


来源:钱江晚报

END